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

频道:娱乐消息 标签:谭卫国宜昌批改网 时间:2019年12月04日 浏览:271次 评论:0条

文/毛颖

37-28 祖山南门外云鹏坟前日外

飞机落在曾搭过谈判帐篷的空地上,引擎轰鸣,劲风四溢。

邵云鲲缓缓走向云鹏坟包,眼里晶亮。

37-29 祖山北门城楼日内

曾智超一家和一干将领矗立城头。视线中,解放军远远开来。

曾儿:看哪!

曾女:那就是解放军?

曾儿:下去看!(拉妹妹)

邵云娟:你们……

曾智超举起望远镜:去吧……(指间飞出一张纸)

邵云娟无奈不语,曾儿兴致勃勃拉妹妹离开。

惨然飘落的纸张上可见工整文字。

(OS)浙江口音男声:弟乃党国良将,祖山之役多艰,余不忍徒损英才,拟另择守将,望弟即携眷乘机赴台,以图将来……

37-30 祖山南门外云鹏坟前日外

邵云鲲呆立云鹏坟前,押送军官低声提醒:走吧。趁还能走……

邵云鲲凛然一惊,俄顷长叹,流泪。

37-31 祖山北门外日外

曾儿拉着妹妹跑出:别怕!

曾女:不怕。还不如在上面看的清楚呢!

曾儿:近了就看清楚了……

他们踏过飘落在地的那张纸。纸随风无力翻弄,现出“蒋中正”字样,旋即翻卷,再不能见。

飞机轰鸣声,曾儿曾女不由回望。

曾女:大舅?

曾儿:是!

曾女:他去哪儿?不跟咱们一起了?

37-32 空中日外

飞机升空远离,渐渐看不见。

(OS)曾儿:妈妈说,大舅去赎罪。爸爸说大舅不敢见解放军。

(OS)曾女:不敢?

(OS)曾儿:爸爸是这么说的。我也不明白。

(OS)曾女:杨春阿姨呢到底死没死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啊?

(OS)曾儿:你希望她活着,还是死了?

(OS)曾女:不知道。你呢?

(OS)曾儿:不管她是死是活,我想,都再也见不着了……

37-33 祖山南门外云鹏坟前日外

坟包修葺一新,竖起“邵云鹏烈士之墓”的厚重石碑。

曾智超猛子各领本军阵营,漫漫涌开老大一片,集体脱帽。

曾智超及手下都已扯去国民党徽章、军衔。

外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围整齐列队解放军战士和去了帽徽的曾部士兵。

两军集体鸣枪致敬,声彻四野。

旁白:邵云鲲逃离当天,祖山和平解放。曾智超所部全员接受整编……

37-34 特别镜头

八一军旗猎猎飘动。枪声里渐渐加入激昂的军号声,振奋的喊杀声。

旁白:解放大军由此展开更迅猛的攻卢伟珊势,一路高奏凯歌!

八一军旗幻化成五星红旗,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宣布新中国成立的声音……

37-35 祖山南门外云鹏坟前日外

大队解放军官兵肃立,向墓碑敬礼。

赵蕾站在前排,泪如泉涌。她视线里,墓碑逐渐模糊。

37-36 西北大一条漠大菊牺牲地方日~昏外

赵蕾视线里模糊的云鹏墓碑,变成一方小而坚实的石碑和紧挨着的魏伍沫璃姐姐当年标记的长枪。

石碑无字,只一颗棱角分明的五角星。

小菊跪坐碑前:姐,胜利了!咱们胜利了!现在是新中国了!高兴吧……(落泪)

(叠画)

猛子肃立碑前:姐,我会好好照顾小菊,一辈子!

(叠画)

他们并立碑前,庄重行军礼。

(叠画)

夕阳西斜。

猛子吹响军号,小菊靠着碑,看着猛子吹。他们面前,浮现大菊的音容笑貌。

37-37 祖山南门外云鹏坟前昏外

凭吊队伍不见了,赵蕾独坐墓碑旁,脸上泪迹已干。

她撑着墓碑缓缓起身,怔怔看碑上“邵云鹏”三个字(OS):云鹏,我走了……还有好长的路呢……祝福我吧……

(叠画)

赵蕾远去的背影。

37-38 宁溪农村日外

这里是猛子魏伍云鹏大菊小菊等人的故乡宁溪。

解放了的农民欢天喜地收拾农具、分配土地牲畜。

魏伍穿旧军服,牵头犍牛,欢欢喜喜走来。

乡人甲:魏大哥,真解甲归田了?

魏伍:革命胜利了。新中国了。老炊事员,也该回家开小灶了!

乡人乙:听人说,像你这样的老红军,都去北京论功行赏哩,你怎么不去啊?

魏伍:论功行赏?连我这样的都算,赏得过来吗!再说了,什么叫赏?(得意地看牛)这不就是!平平安安的好日子,就是最大最稀罕的赏……

众人开心地合肥肥东天气笑。笑声回荡。

37-39 宁溪邵家老宅庭院昏外

邵云娟穿得像个农妇,领儿女打扫整饬。

女儿:妈,咱以后就住这儿么?

云娟:咱们不住这儿。收拾完你小舅的遗物就走……

儿子:小舅不是老早就离开这个家了么?能有什么遗物啊?

云娟:不管他多早离开,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这儿也总是他的家。(停下,感慨四望)你们不也都知道了吗,他早年参加革命,什么都没带走。后来做地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下工作,什么都没留下。再后来……(含泪)他这一生啊,要说留下了什么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还就数这个院子里多了……(摇头,垂泪)

女儿安慰母亲:妈……

儿子:不住这儿,咱去哪儿?找我爸?

邵云娟怆然远望:对……找你们的爸爸去……

37-40 北京曾智超住处夜内

房间狭小却干净,陈设简单。

曾智超穿中山装,认真地用钢笔写材料。

这里是坐落于新中国首都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故事北京的起义投诚将领学习班宿舍。

(OS)曾智超:关于内部敌特活动,在此,主要谈两个人,邵云鲲……杨春……

他停下沉思片刻,扯了这页,团了丢进纸篓,换纸重写。

(OS)曾智超:关于内部敌特活动,在本人的经历中,最主要涉及的,就是邵云鲲……

他停笔,茫然看窗外。

37-41 海边滩涂夜外

曾智超的视线,仿佛飞出窗户,飞掠崇山峻岭,越过茫茫海峡,到了另一边的台湾。

滩涂上一片狼藉、混乱。

人迹寥落地方,高耸的大礁石上,邵云鲲穿长风衣便装矗立望海,眼里闪着晶亮。

海上寥落的船灯,在他视线里模糊。

(OS)邵云鲲: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模糊光影中,一身影走来。他下意识倒退。视线清晰起来,来人竟是云鹏。

云鹏冲他微笑:后悔么?

云鲲:不知道……

云鹏:我不后悔。

云鲲:恨我么?

云鹏:该去恨的不是我,应该是你……你不恨么?

云鲲:恨谁?

云鹏:好好想想……会明白的。

云鹏身影模糊起来。

云鲲急切:云鹏!别走!咱哥儿俩从没好好聊过,你……

云鹏身影消失。

云鲲徒然伸着手,满脸失落。泪水悄然滑落。

他叹息,摸出金烟盒,打开,盯着里面的香烟。

闪回:

多年前,反围剿时期,黎州某旅舍餐厅,邵云鲲摸出香烟点上,娴熟地吸起来。

曾智超惊诧:你不是不会吸烟么?这么快就学会了?

邵云鲲:你知道,我不会吸烟;可现在你看到了,我会。(俯近、低声)哪个才是真的呢?

闪回:

同期稍后,同样地方,曾智超跟邵云鲲争论。

邵云鲲:三民主义是大道。大道无术,就是空话!

曾智超:那这么说,法力诈术还是为了求大道?!

闪回:

不久前,祖山曾智超指挥部密室。邵云鲲摆弄这个包金烟盒。

曾智超:……好东西啊!

邵云鲲端详烟盒:郑局长卸任前特意相赠,一直带在身上。

闪回结束。

邵云鲲的手指碰碰香烟,没取。

他眺望大海,缓缓扣上烟盒,忽然一脸愤怒,恨恨抹去泪水,发狠地举起烟盒要投掷出去。

清瘦纤细的手从后面牢牢握住他腕子。

他惊回看。

杨春精致西式女装,单根大辫子撒在胸前,刘海鬓丝随风轻舞。

她凝望邵云鲲,一脸从没有过的清纯、平和。

邵云鲲瞪大眼睛。

杨春莞而一笑,轻轻收拢他投掷的手在自己显露神秘微凸的胸前:不认识了?

邵云鲲:怕是你认不出这具行尸走肉了!

杨春亲热地贴住他看海:别那么悲观。

邵云鲲僵硬地闪出一线缝隙,愁容满面地看海:我彻底完了。停职反省。你知道后面是什么……(看杨春)你呢?

杨春看海,目光清澈:我什么?

邵云鲲:别跟我来往,对你不好。

杨春缓缓看定他,认真、深情地: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邵云鲲怔住。

杨春:不记得了?

邵云鲲:怎么不记得……(看海)怎么忘的了啊……

杨春紧贴住他,偎依,他没再躲。

杨春看海:走错不怕,重新走过就是……

邵云鲲:来不及了!老了……

杨春:老?(端详他)太暗了,走,找个亮地方公顷,让我好好看看……

邵云鲲:亮地方?

杨春拢着他转身:走吧,老家伙……你也好好看看我……

(叠画)

邵云鲲几乎被杨春拖着远离,他们的背影渐渐变小、变模糊。

邵云鲲:哪儿有亮地方啊?

杨春:心里亮,哪儿都是亮地方……重口味电影

邵云鲲:你身边那人真是共产党?

杨春:你说呢?

邵云鲲:你是早就知道,还是……

杨春:有什么不同么?

邵云鲲:你是不是想炸死潘江海?

杨春:问题太多了……

邵云鲲:你怎么把云娟和孩子们……

杨春打断:忘了!忘了!快走!老家伙……路长呢……

包金烟盒被甩向身后,在空中翻滚,落向黑沉沉的大海。

37-42 北京某军事院校日外

修葺一新的大院落里,穿军装的年轻学员整齐列队操练。四下窗明几净,充满活力。

猛子穿军便装疾来。

37-43 军事院校范德清办公室日内

猛子冲两鬓斑白、一身中山装的范德清敬礼:潘江海报到!

范德清: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亲热拍打,跟猛子说话)

旁白:全国解放后,潘江海服从组织分配,离开部队,来到军事院校,从事军号战术研究。

37-44 研究室日内

齐整的大房间,军号摆在偌大会议桌上,周围是资料和书籍。

穿军便装的猛子跟几个戴眼镜穿中山装的专家热烈讨论。

专家们似在鼓励猛子吹号示范。猛子不好意思。

旁白继续:将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军号战斗实践经验,毫无保留地贡献给成长中的人民军队。

37-45 宁溪乡下魏伍新居工地日外

魏伍露天烧大灶,锅冒热气。几个青年热火朝天修葺新房,房子已成形。

魏伍搅锅,冲房上青年:小心别摔了!

青年们应:“放心吧”、“没事儿”……

魏伍亲切地笑:再干一会儿,下来吃饭啊!

一青年推沉甸甸装满木条的独轮车经过:真香啊!

魏伍:香吧?

青年:大哥,你这垒灶本事真绝了!

魏伍:当了半辈子伙头军,再不会这个……

远处,村民们有些嘈杂,一些女人孩子匆匆出门奔向村口。

魏伍瞥一眼,没经心:又有什么新鲜事儿了。

青年:好像来了个城里人。

魏伍:城里人?(皱眉,摇头)这儿可不是城里人好来的……(帮青年推车走近新房)我说,用不了这么多吧?

青年:多垒一层,结实!防潮挡雨。

嘈杂趋近,魏伍不理,端详房子。青年回看,房上青年们也好奇看去。

魏伍:你说,(端详房子)中央新闻联播是不是弄大了?就我一个人,这有点儿浪费吧?啊?

推车青年和房上青年们都怔怔看魏伍身后。

魏伍浑然不觉:哎,问你呢?(四顾,发现身边青年愣愣的模样)

(OS)赵蕾:不浪费,还不够呢。

魏伍惊讶回看。赵蕾在人们簇拥下款款走来,带着亲切的微笑。

魏伍激动、兴奋:嗨呀!

赵蕾歪头看他,魏伍疾近,隔四五步停住:你怎么来了!

赵蕾:不欢迎?

魏伍:欢迎啊!梦都梦不来的贵客啊!

赵蕾:没梦到过我?

魏伍:我……我……不怎么做梦……

赵蕾:我梦见了。(缓缓走近,柔声)每天都梦见……

魏伍有些尴尬。

围观众人都好奇地看他俩,面面相觑间,神色神秘而兴奋。

魏伍:来来来,看看我的新房子,乡亲们帮着盖的!怎么样?

赵蕾端详:好!真好!(看魏伍,故作嗔怪样子)怎么就两氤氲的读音间?我的呢?

魏伍:啊?

赵蕾:啊什么啊?我住哪儿?

魏伍:你……你住?

赵蕾:是啊!

魏伍:你……(看赵蕾,惴惴地)你该不是……要……搭伙吧?

赵蕾:就是。

魏伍一脸惊喜、欣慰,无语。

37-46 历史镜头

解放军授衔仪式。

旁白:1955年,党和国家领导人,代表亿万翻身解放的人民,向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军人黄段子,授予象征荣誉的军衔、勋章、奖章……

37-47 授衔仪式现场日内

历史镜头叠画过来,佩少将军衔的潘江海向授衔首长庄严敬礼,神情激动,胸前八一奖章、自由独立勋章和解放勋章光芒闪耀。

旁白:因在历次斗争中的出色表现和巨大贡献,潘江海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奖章、自由独立勋章和解放勋章,成就了由司号员到将军的共和国军旅传奇。

37-48 军事院校操场日外

猛子和几个一起授衔的将校军官穿礼服、佩戴勋章奖章,被师生簇拥着走来。

等在这里列队欢迎的学员们齐唰唰立正,有人发令:敬礼!

整齐划一的敬礼。猛子们停住,庄重还礼。

穿中山装的曾智超从队列后走来,欣喜地看猛子。猛子也看见他,四目相对,似有千言万语。

旁白:曾智超被聘请为军事院校高级教员,走上光明之路……

37-49 军事院校庭院昏外

一大帮学员簇拥着猛子,姜仁卿热烈聊天。范德清曾智超走近,学员们纷纷就地立正。

曾智超走近猛子:终于等到单独向你表示祝贺的机会了!

猛子:看你说的!

曾智超:祝贺你!潘江海将军!

猛子敬礼,曾智超还礼。猛子向他伸手,曾智超握住。继而四手相握。学员们静静看他们。

范德清对众人:同志们,你们知道么?(盖住曾智超和猛子紧握在一起的手)这两双手,曾经是誓不两立的敌手!

众人惊骇。

范德清:可是今天,他们紧紧握在了一起!在今后的学习中,大家不仅要从他们身上学到知识、技能和经验,我更希望,你们还能从他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们那儿,听到过去的事情…liguiting…

37-50 教室日内

曾智超认真教学。

(OS)范德清:让他们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我们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苦难和奋起……

(叠画)

猛子和两个专家共同教学。

(OS)范德清:曾经付出过多少牺牲和豪情……

37-51 礼堂日内

猛子给众多师生讲话,不时吹号。

(叠画)

曾智超讲话,情真意切。

(OS)范德清:跟着他们,用心感受峥嵘的斗争岁月!

37-52 某教研室日内

猛子、曾智超和几个专家热烈讨论。

(OS)范德清:让我们共同记住历史,记住过去!

(叠画)

只剩曾智超和猛子。

(OS)范德清:牢记过去,才能珍惜现在;记取历史,才能开辟未来!

曾智超从挎包里取出斑驳的号谱,郑重交给猛子:物归原主!

猛子惊喜:号谱!老号谱!(接过,兴奋地看曾智超)

曾智超:杨春当年在祖山留给我家人的。她料定,咱们会见面。

猛子:这家伙……太好了!该谢谢她!

曾智超:我私藏了这些年,一直不舍得给你……可是……(苦笑)这终究是你的……

猛子认真看他:这不是我的。它属于这支队伍,属于队伍里所有的战士,活着的,牺牲的,解甲归田的,还在战斗的……

曾智超感慨。

猛子把号谱双手递给他:留作纪念!

曾智超不敢相信般:给我?

猛子点头。曾智超激动,郑重接过。

37-53 猛子住处日内

简朴小屋,猛子小菊魏伍赵蕾和一个三四岁男孩在坐,笑声朗朗。

旁白:已经成了一家人的魏伍和赵蕾,专程从闽西赶来祝贺。

魏伍:你们真该抽空回家乡看看…春风650…

37-54 宁溪城日外

街巷焕然一新,人们精神抖擞。

(OS)魏伍:变化太大了!再不去看,就认不出来了!

37-55 宁溪乡下日外

田野繁茂兴旺,人们干劲十足。

(OS)小菊:真是的!真该回去看看。我好想家乡啊!

37-56 猛子住处日内

男孩粘在猛子怀里,桌上丰盛的家乡宴。各人面前的,还是战争年代用惯了的搪瓷缸子。

猛子举杯对赵蕾:为你这个庄稼女加乡村文艺骨干,再干一杯!

赵蕾大方举杯,跟猛子碰杯,豪饮。

男孩:妈妈是酒鬼。

众人大笑。

赵蕾饮罢,对猛子夫妇笑:结婚的时候,我平生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挺能喝酒!

魏伍:把一个村后生都喝翻了。我问她,上辈子是不是吕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洞宾……

赵蕾:我说,吕洞宾要么根本没有,要么就在哪儿喝呢,跟我扯不上。

众人笑。

37-57 宁溪革命纪念馆门前日外

邵家老宅修葺一新,面貌新派、明快。

少先队员、地方干部群众、部队干部战士列队进进出出。

(OS)魏伍:邵家老宅,现在是革命纪念馆了。

(OS)猛子:我听曾智超说了。

37-58 宁溪烈士陵园日外

苍松翠柏遮天蔽日,号兵雕像赫然。人们成群结队来去,充满景仰。

(OS)魏伍:家乡还竖了个号兵的像,像东明……

(OS)赵蕾:也像猛子。

(OS)猛子:应该像东明大哥。

(OS)小菊:反正是你们,号兵!

37-59 猛子住处日内

猛子逗孩子玩。

魏伍欣三菱evo慰地看着,问孩子:猛子爸好不好?

男孩点头,冲猛子嬉笑。

猛子抱起孩子,拢在怀里:咱爷儿俩有缘哪。

魏伍:我看也是。(凑近低声)喜欢这孩子么?

猛子:喜欢!(冲孩子)给我当儿子好不好?

男孩点头:好!

猛子大笑:真乖!(亲孩子)

魏伍:猛子,你不说笑吧?

猛子怔住:什么?

魏伍看孩子:留下给你当儿子……

37-60 猛子住处厨房日内

赵蕾小菊收拾洗刷。

小菊:那怎么行?

赵蕾:怎么不行?我生的,你还嫌弃啊?

小菊:说哪儿去了?可这……合适吗?

赵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蕾: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这个家,该有个孩子了。(伤感地看小菊)本来有来着……

(叠画)

小菊抹去泪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可……你们就这一个呀!

赵蕾:要是顾虑这个,我现在就告诉你,多余!

小菊:什么意思?

赵蕾:你说什么意思啊?(耳语)还有一个!

小菊惊讶:啊?哪儿呢?怎么没带来?

赵蕾神秘地:带来了,你看不见……

小菊四下搜寻:我看不见?

赵蕾:哎呀,傻了你!还医生呢!(拍肚子)这儿呢!

小菊急忙拽她手:小心点儿!怎么这么愣啊你!

37-61 街头昏外

华灯初上。

魏伍猛子两家漫步欣赏,男孩骑在猛子脖子上,欢喜地拍打。

魏伍对孩子:轻点儿!

猛子:没事儿!我喜欢!

小菊瞥他一眼。

赵蕾跟魏伍对视,彼此会意。

(叠画)

孩子换到魏伍肩头。猛子并行。小菊赵蕾在后私语。

魏伍:家乡革命纪念馆的同志,找了我好几次……

猛子:干吗?讲课?

魏伍:讲什么课啊!我哪儿会讲课。

猛子:就讲咱们打仗的事儿啊,老首长在学校里,特别鼓励我们讲过去打仗的事儿。

魏伍:光讲讲故事,倒也不是不行。可你知道,他们让我干吗?

猛子:干吗?

魏伍:你猜都猜不着——当顾问。什么革命历史研究顾问。

猛子:好事儿啊!

魏伍:好什么呀?就我,大老粗一个,顾什么问哪!

猛子:是舍不得你那几亩地一头牛吧?

魏伍:那倒不是。几亩地一头牛,有蕾蕾操持就够了。

猛子:那就去啊!大好事儿!

魏伍:我哪儿干得了啊!

猛子:怎么干不了?我都能做军事研究员,你怎么就不能当革命历史顾问?

37-62 猛子住处夜内

赵蕾从里间出来。

魏伍轻声:睡了?

赵蕾点头:不用小声,小孩儿不怕吵。

小菊:孩子该累了。

魏伍对赵蕾:你不累啊?喝那么多酒。

小菊:疼媳妇回家疼去!我在这儿,轮不着你!

赵蕾:那点儿酒算什么!(对猛子)还喝吗?

猛子:谁怕谁啊!(起身取酒)

小菊:你行了吧!

猛子:没事儿!

魏伍亚洲杯,电视剧本:号角(37)剧终,樟树:我提醒你啊,她可没底儿……

猛子:她没有我有。大不了就是个醉吗!

(叠画)

赵蕾猛子碰杯,喝酒。

赵蕾:猛子你慢点儿!我也慢点儿。(饮罢,对猛子)其实,老魏已经想通了。

小菊:不叫大哥改老魏了?

赵蕾推她:去!

猛子:想通什么了?

赵蕾看魏伍:你没说啊?

魏伍:说了!

猛子:什么呀?

赵蕾:就是去革命纪念馆当顾问的事儿。他呀,跟你耍滑头哪!亏你还是大将军,这点儿阴谋诡计都看不出来!

猛子:阴谋诡计?(看魏伍)

37-63 宁溪革命纪念馆展室日内

几个干部带魏伍参观,停在一橱窗前,热切诚恳诉说,魏伍为难。

橱窗内展板特写:标题——革命的号角。

(OS)魏伍:因为你和东明的事迹,革命纪念馆里,专有个军号展览,可馆里的同志找遍了能找的单位、个人,都没征集到一把军号。你想,没军号,这展览就差了老大意思……

37-64 猛子住处夜内

猛子:所以,你想要一把军号?

魏伍避开猛子目光:最好是……是……东明留下的那把……我知道你舍不得。没敢答应……

魏伍低头,不敢看猛子。

赵蕾小菊看猛子,猛子神情凝重。

小菊:猛子!

猛子缓缓起身,步入里间。

赵蕾担心地看小菊。

魏伍:谁舍得啊!带了十几二十年,多少战斗吴京微博,多少生死……(怔怔复方丹参滴丸看里面门,赵蕾小菊跟着看去)

猛子捧个红绸包袱出来,轻轻放在桌上,缓缓打开。

斑驳旧军号微微闪光。

猛子:是舍不得。可在这儿,不如回到家乡,让好多好多人看着它,听咱们的故事……东明大哥,孙团长,大菊姐,戈鹰,小川,还有……(瞥赵蕾一眼k1506)

赵蕾唏嘘:还有云鹏!还有千千万万数不清的……(流泪)

37-65 火车站台日外

猛子夫妇送魏伍一家。

魏伍取出军号,捧给猛子:再吹一曲吧……

人们好奇地看他们。

路过军虚拟定位王人驻足,悄悄站成整齐队列,看过来。

猛子缓缓拿起军号,举到嘴边,看人们。

小菊、赵蕾、魏伍都鼓励地冲他点头。

猛子昂首吹响军号。

激昂的号声响起。

很多人驻足倾听。

火车里伸出无数脑袋,充满崇敬地看过来。

魏伍赵蕾痴然看着、听着。

小菊抱起孩子,深情看猛子。

孩子也看猛子,不觉紧紧靠住小菊胸怀。

猛子昂首吹号,眼里渐渐闪出泪光。

庄重澎湃的乐曲声,渐渐合上号音,盖住号音,震撼人心。

猛子面前,重现着反围剿,清江战役,长征中的战斗,延河边练号,豫鄂抗战,解放祖山的一副副画面……

石东明、孙长山、大菊、鲁小川、邵云鹏、戈鹰,仿佛一个个走来,欣慰、殷切。

37-66 剧终场

猛子穿红军衣服,矗立群山之颠,昂首吹号。

号柄上的红飘带随风狂舞,犹如烈火。

飘带幻化成红军旗帜、新四军旗帜、八一军旗、五星红旗。

猛子变成现时模样——将官军服,眉宇间隐约刻上岁月痕迹。

军号依旧。

他忘情吹着,背景变成万道霞光,无数战士英勇奋战着。

终场提语:

军号,作为简明实用的战争指挥手段,留给后来的军事学家们大量宝贵财富和太多深刻的思考。铮铮号声,凝结了无数英雄故事,传颂在人们心间。可歌可泣,生生不息!

谨以此作,敬献在革命战争中奋斗和牺牲的人们。

谨以此作,纪念那段永远不能、不会、不该忘记的光辉岁月!

~全剧终~